当前位置

桃蹊门户网站 > 情感 > 故事:江小姐和钟先生的婚后日常

故事:江小姐和钟先生的婚后日常

时间:2019-10-17 13:30:40 阅读:1019

应用作者薛何苗苗每天都会读一些故事

气温下降时,江小姐整理了衣柜,突然发现一半以上的衣柜都是她自己的衣服。钟先生的衣服只占了一个小角落。她觉得自己走得太远了,转身向穿毛衣的钟先生道歉:“老公,对不起……”

钟先生愣住了,从毛衣领子上露出刚刚剃过的头:“怎么了?”

江小姐打开衣柜,抱歉地指着一堆衣服。“我的衣服似乎……”

"你想换橱柜吗?"钟先生继续他的动作。"你应该从一开始就买一个更大的。"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!我是说我的衣服...会不会有太多……”

打扫完衣柜后,钟先生慢慢地说:“嗯,没什么可脱的。”

江小姐发现她甚至会被他口头利用,所以她选择闭嘴。

钟先生穿上外套,从钱包里拿出卡片递给她:“换个新柜子。”

当然,江小姐不可能买一个新的专门放衣服的柜子,但是当钟先生的名片递过来时,她还是有点激动。

上次我和钟先生去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,他和他在律师事务所的同事坐在一起。江小姐有事迟到了。即使她是新娘,她也会和一群阿姨摆一张桌子。话题从新郎新娘不知道如何拉向丈夫,一桌女人充满抱怨的语气来炫耀他的丈夫有多好。

在某种程度上,我不知道如何谈论谁负责这个家庭。江小姐一直对这种事情漠不关心。除了婚礼方收取的钱之外,双方的工资都由对方负责,费用基本上是随机的。如果你出去吃饭,要么江小姐请客,要么钟先生付钱。

这个问题逐渐转移到江小姐身上。她非常高兴地享用着新甜点。当被问及谁负责家里的钱时,她很自然地说,“我们负责自己的事情。”

女人们都露出奇怪的表情:"他不会给你他的工资卡吗?"

“你为什么要给我?”江小姐一脸茫然。她总是不喜欢依赖别人,尤其是在金钱方面。除了她父亲的时间,她当时不知道。

“你不怕你丈夫作弊吗?一个人的财富会恶化。你怎么敢让他有钱?”

“嗯……”江小姐歪着头,一脸严肃,“我丈夫不能,他不是那种人……”

“小姑娘,你还年轻,刚刚结婚?”

江小姐迟疑地点点头:“这有什么不对……”

“现在实力新鲜,再过一两年,也不想在外面了?你得好好照顾他的钱,让他没钱找女人!”

“但是你就不能找一个没钱的女人吗?”江小姐有时一根筋,坚持回答这个问题,直到没人能解决为止。“我丈夫很英俊,没有钱。有些人甚至坚持他。我不能搔他的脸……”

好了,现在妻子们都闭嘴了。在江小姐强有力的思想面前,他们第一次遭到失败。最后,只有一个敷衍的警告:“丈夫的工资仍然在他的控制之下。你的小女孩不明白!”

后来,江小姐把这件事稍微告诉了她最好的朋友。她没有告诉钟先生,因为害怕他会认为他在暗示什么。蒋小姐有点同意蒋小姐的想法,很高兴她还有一个知心朋友。但是最后,江小姐突然问道:“微微,谁在乎你家里的钱?”

“当然,我不在乎,那个小偷不准藏头发!”他想了想说。

江小姐生气地挂了电话。

她晚上睡不着觉。她站起来,开始用手机搜索:谁应该控制家里的钱?

她翻了一圈,虽然陈述不同,但主要的想法是:丈夫给妻子钱,以表示对妻子的所有信任和爱。江小姐觉得这种说法很不可靠。她放下手机,拥抱了钟先生:“钟万军,你爱我吗?”

钟先生睡着了,伸出双臂搂住了他。“乖,我明天和你一起玩……”

江小姐没有听她想听的,故意打动了他。钟先生睁开眼睛。

“午夜”钟先生无言地握住江小姐的手,“为什么”

“你爱我吗?”

钟先生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,无奈地叹了口气:“说吧,你有什么心事?我爱不爱你这个问题是不安全感的表现。”

“没什么。”江小姐转过头来,不想说钟先生太聪明了,如果她后来猜到了,难道她不显得小气吗?

江小姐现在有卡了。她有点兴高采烈地炫耀,但江小姐从早到晚都很困惑。她不是有意买橱柜的。钟先生给了她,不在乎她想要什么。他可能根本不想让她控制钱,这张卡在他手里真的有点烫。

她想了又想,她还是太粗俗了,想晚上还给钟先生,但是钟先生回来晚了,她把它塞在枕头下,忘记了。第二天早上,当她吃早餐时,她想起来了,立即放下筷子,跑到房间里把卡片递给他。

“给你。”

“你在为我做什么?”钟先生喝着牛奶,扬起眉毛看着她。他根本不打算拿走它。“你不想帮我吗?”

江小姐傻了:“要我帮你吗?”

"别人的妻子可以很活跃,你为什么一点也不觉得呢?"钟先生站起来,用纸巾擦了擦嘴。然后他伸出手拍拍她的头。“拿着。”

“对了,”钟先生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,有些疑惑地问道,“你为什么没买柜子?你没选择吗?”

“我们的衣柜足够大了。我不想买它。”江小姐仍然沉浸在管理财权的喜悦中,头也不抬地回答道:“我已经重新整理了衣柜。”

钟先生“嗯”了一声,懒洋洋地说,“小富婆,你以后得养我。”

江小姐手里拿着卡片,认真地抬起头来。“我可以养你。我将取决于你的服务态度。”

“什么样的服务态度?”他笑了,“不管怎样,鲍军都很满意。”

“但是...我还是不会接受这张卡……”江小姐又迷惑了,低头开始嘀咕,“上次你不让我换发型,他们说是直男癌症,我拿了你的名片,你说我是不是看上了钱?”

"你这么在乎别人怎么想吗?"钟先生看着她低下的头,温柔地说,“我承认我很自私。有人说如果你爱得太多,你会想要更多。以爱为名的人太多了,我无法逃离这个世界。”

“我不否认我对你的贪婪。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完美的人。在别人眼里,我和真实的我不一样。过去,我既痛苦又不愿意。如果没有你,我的未来会更糟。”

“所以你应该拿着它,”钟先生轻轻地叹了口气,“来留住我,一个连安全感都没有的人。”

江小姐等了一会儿看着他,说了很多话。突然,她拥抱了他,声音哽咽:“我反驳了他们。”

同学聚会提到江小姐那天的发型略有变化。几个女人用正直的话批评了钟先生。江小姐没有生气,但是她回答,他们嘲笑她。

但是他们知道什么?他们不知道他的过去,不知道他的痛苦,更不明白他的得失感受,没有完美的婚姻,没有完美的爱人。如果她最后没有抓住他的手,也许他们今天就不会有了。

他知道自己心胸狭窄,知道自己的嘴巴不好,知道自己吝啬,知道自己害怕失去,甚至知道自己需要她,他光芒四射,却又孤独又冷漠,没有家人给他温暖,没有家人安慰他...没有家人。

她不会忘记他放下一切去找她的那晚。他独自站在路灯下,孤独地对她微笑:“我想过,我仍然不能放弃你。”

但是她是怎么对待他的?她无视他的低要求,极其冷漠:“那与我无关。”

她过去常常如此无情地伤害他,抛弃他的真诚,把这样一个渴望温暖的男人抛在身后,陷入可怕的自责地狱。

因此,他们的嘲弄算不了什么。爱情总是双方的事。他喜欢嫉妒和争论,但他从未真正强迫她遵从他的意愿。

他给予权利,渴望爱情,只是想和她有一个温暖的家。他偶尔会容忍她的小脾气,更愿意放下面子和她一起发疯...

江小姐的哭泣让钟先生感到无助。他拍拍她的背,轻轻地安慰她:“我感受到你的爱。别哭。是因为我又上去和别人打架了吗?”

“不要打架……”

“打架没关系。我以前抓过你一次,有经验。”钟先生突然变得严肃起来。“我犯法了吗?”

江小姐流着泪笑了:“为什么不算你鼓励我去战斗?”

“嗯,我上班要迟到了。”

钟先生若有所思地摸了摸江小姐的名片,假装很遗憾:“我将来只能依靠江小姐了。你一定对我很好。”

"哼,等你对鲍军满意了再说!"她擦干眼泪笑着说,“有钱的女人很难伺候!”(作品名称:“江小姐和钟先生的婚姻生活:管理账目”,薛毛毛著。发件人:每天阅读故事应用,看得更精彩)

点击[关注]按钮,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。

关注我们

欢迎扫描关注《桃蹊门户网站》微信号

二维码